Google.Translate

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從中印對峙事件看後共產主義的衰落


印度軍人(Wikimedia )
  中共近十多年來特別是「十八大」以後,大肆擴充軍備,其軍費長期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在發展新式武器上更購買、剽竊並用,抄襲、模仿齊施,得到大量美軍先進武器的技術資料。因此共軍先進武器的研製出現飛躍式的進步,但美國現在已經反應過來,正在採取網絡反制措施,以後這個捷徑無法再走了。於是搞出了一些被中共自炫為「大殺器」的諸如導彈、火炮、戰機之類的玩藝兒,更由親共商人出面利用蘇聯崩潰的時機,從烏克蘭購回一艘廢棄的航母,七拼八湊搗鼓出遼寧號航空母艦。自以為是「老子天下第二」,體制內一幫御用文人更是狂捧猛吹。於是一會兒要突破第一島鏈,兵臨台灣門前,一會兒人工造島,並在島上大建軍事設施,更欲將南海變為其「內湖」,以此彰顯共產帝國的「神威」,昭示天朝的武力「崛起」。但是打腫的臉終究不是胖子,氣球不斷地狂吹最終就會爆裂。二○一七年六月中印邊界不丹段爆發的一場兩國武裝人員對峙外加「口水仗」事件,便把這個「氣球」捅破了。
大話說盡卻無「招」可出
  二○一七年六月,原本風平浪靜的中印邊界線不丹段突發危機,其起因是中共要在這個被它稱為「洞朗地區」修築一條軍事公路,而這條路一旦完成,將扼住印度通往自己東部領土和藏南地區的狹長地段,印度自然感到對其戰略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北京一向聲稱對這個「洞朗地區」擁有絕對主權,但印度和不丹都不承認。他們把這地區稱為「克蘭高原」,從地名到主權雙方都各說各話。於是在今年六月數百名印軍人員便進入修路地段阻止中國軍方工兵施工,造成雙方武裝人員對峙的嚴重局面。
事情發生後,中共以它一貫財大氣粗的傲慢和自認為軍事實力強於印度,一開始便使用了極為高調的威脅性甚至羞辱性的語言刺激對方,不僅斥對方「入侵」,更以命令口氣叫對方必須「老老實實撤回去」,否則「後果自負」,「不要忘了歷史教訓」,這顯然是指一九六二年的中印邊界戰爭,以勝利者自居來羞辱對方。就這樣把話都說「絕」了,沒有了回旋的餘地,以為印度就會認輸就範。誰知對方也是有備而來,印方早在邊界上佈下了十八萬大軍,都是精銳的山地師,且裝備精良,有從美國採購的射程三十公里的榴彈炮,美製重型運輸直升機,還有從以色列購買的「長釘」反坦克制導導彈,這種導彈只需一名士兵就能完成轉運和操作,射程八百米到八公里,適應高原作戰環境,是共軍輕型坦克最大的剋星。與此同時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一九六二年中共靠的是乘對方兵力部署未到位時,以八倍於對方的兵力,像偷襲珍珠港那樣發動突然襲擊而取勝。但接下來,後勤給養卻跟不上,所以打完之後連忙倉惶撤退,不但把相爭的地段全部丟失,更退到中國從未承認的「麥克馬洪線」之後。現在這些地方都成了印度的一個邦了。所以名為勝,實則敗。
而這一次,若想要調數倍於十八萬的兵力及重型裝備到西藏高原的中印邊境,不僅山高路險,十分困難,必定遷延時日,喪失戰機。萬一戰端一開,而後方補給線太遠跟不上,勢必成為致命的軟肋。沒有了四十多年前那樣的戰略優勢,高層根本沒有能打贏的把握。一旦輸了,對北京當局來說後果不堪設想,根本就「輸不起」。但又把話都說絕了,於是弄成個騎虎難下的局面。在接下來的兩個多月裡,中共除了高調放「嘴炮」沒有任何「招」可出,讓世界看盡了笑話。

阿Q式的勝利
  雙方人員對峙兩個多月以後,才於八月底由雙方同時各自宣稱,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但如何解決,則雙方又是各說各話,都自稱取得了勝利,衝突得以避免。北京的說法是,印度軍隊同意撤出中國領土「洞朗地區」,但印度方面則稱中方同意停止在那裡築路,所以才撤軍。更有外媒爆料稱,中共除了停止修路還承諾給印度數佰億元的貼息貸款,和在貿易上提供讓利優惠。雖然後面這一點目前還無法弄清,但停止修路則很容易得到衛星圖片的證實,印方不可能瞎說。而印度媒體則稱:我們不高調宣揚此事,給北京一點面子。言下之意,印度只要實際有用的東西,只要中共不再修那條軍事公路,印度與不丹的安全便不再受到威脅,從而達到最初的目的了。
從最初引起爭端的起因來看,印度確已達到目的,因而也確實贏了。尤其是中共一向把自己擺在無人敢挑戰它的「軍事強國」位置上,此次卻遭印度如此強硬對付,不啻遭到當頭一棒的「下馬威」,而且是在一塊中共自稱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且實際控制在手的領土上。

後共產主義無可奈何花落去
  此事發生後,一些所謂「愛國」憤青以及毛左人士,在網上對中共當局大加責難,稱此事件為中國的「奇恥大辱」,乘機再次煽起義和團式的排外仇恨。毛左分子甚至稱「無限懷念毛主席」的「用兵如神」,而對當今的「習核心」則頗有微辭。其實這是對歷史的十分無知,這根本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而是突顯了後共產極權專制正在無可挽回地走向衰亡。
自蘇聯滅亡、東歐重獲自由之後,共產主義理論及其運動由於其違反人性、瘋狂集權專制,已被歷史和實踐證明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是禍害人類的歪理邪說。全世界除了北韓、古巴兩三個彈丸小國還在那裡苟延殘喘地打著這個「招牌」騙人外,共產主義已經灰飛煙滅。而當今中國則是一個已經沒有了共產主義理念,只有權貴資本和一黨集權專制相結合的「後共產極權主義」政權,這就是當局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這樣的一個政權,當年鄧小平給出的保全存活的「良方」就是「韜光養晦」,「決不當頭」。
應該說鄧小平這個見解還有一定的自知之明。然而近年來隨著中共經濟實力的惡性膨脹,尤其「十八大」後,有的人完全忘了鄧氏的政治「遺囑」,頭腦發熱,不但想「當頭」,還要妄圖由北京來主導建立新的國際秩序,為世界來立「規矩」。可惜志大才疏,四處碰壁。更可惜現在已不是冷戰時期,世界上已沒有了「社會主義陣營」,所以中共雖一向大撒錢幣,廣結「良緣」,但在中印對峙中,世界幾乎一致的都在同情支持印度。不僅美國,更有日本、歐盟,還有以色列。中共平日撒了那麼多錢,雖「量中華之物力」卻未能「結與國之歡心」。全世界沒「買」到一個真正的朋友。不僅非洲眾窮國不發聲,柬埔寨、老撾也沒站出來為中共「背書」,連俄羅斯也不幫它說一句。正如自由亞洲電台播出的一位學者的文章指出的那樣:「道理在印度一方,國際慣例是,對於過去的領土紛爭等,基本都傾向維持現狀。印度的主張就是『恢復原狀』,並沒有說要用武力替不丹奪回洞朗地區。是北京方面到那裡修築一條明顯在戰略上嚴重不利於印度和不丹安全的軍事公路,打破了『現狀』,才引起了這場邊境對峙。尤其中國對不丹,明顯是以大欺小,印度等於是拔刀相助。」──這是十分持平的公道話。至於說「奇恥大辱」,也只能是中共的恥辱,與中國無關。當局拿著中國納稅人的血汗錢,去窮兵黷武威脅鄰國,欺負小國,並無益於中國民眾,反而使大多數民眾普遍窮困,住房難,醫病難,孩子讀書難,社會福利與保障缺失。
中共在這個事件上,不僅國際上處境孤立,它更擔心國內民怨沸騰,到處都是「火藥桶」。在當局心目中,全民早已成潛在的敵人,開個什麼「人大會」、「黨代會」乃至奧運會,也得軍警雲集如臨大敵地加以防範,所以其絕大部份軍力,必須用來「維穩」,用來對付和威懾民眾。形勢比人強,不管換成哪個「主席」,哪怕從水晶棺裡抬出「偉大領袖」也逆轉不了歷史發展的規律。由此可見,後共產主義的虛弱與衰亡已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了!

來源轉自:
【(大陸)盛 言】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中聯辦當股東 港多數書店染紅


港台節目《鏗鏘集》近日揭露香港近半書局均由中聯辦經營,事件引起各界關注。(記者蔡雯文/攝影)
【記者林怡/香港報導】
日前港台節目《鏗鏘集》報導中聯辦(中共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經廣東新文化公司持有新文化事業(香港)發展,即是聯合出版集團大股東,變相擁有本港超過一半書店,引起各界關注。有資深大律師認為中聯辦此舉是違反《基本法》一國兩制下不干預香港的承諾,有學者批評中共試圖控制港人思想及言論自由。
對於香港書店、出版業被染紅已不是新聞,過去已有不少傳媒先後揭露,近日《鏗鏘集》報導的「三中商」,即是擁有「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及「中華書局」(下稱「三中商」)的「聯合出版集團」,幕後大老闆實為中聯辦。
傳媒透過查冊發現「聯合出版集團」全資擁有「三中商」和天地圖書合共53間分店,占全港書店一半,同時擁有香港最大的發行商、印刷廠及近30間出版社。
另外,查冊亦發現「聯合出版集團」背後大股東是「新文化事業(香港)發展」,由廣州的「廣東新聞化事業」持有,公司唯一股東就是中聯辦,經營範圍包括管理在香港的新聞文化事業及物業管理等。
對於中聯辦控制香港書店出版業,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認為中共這類霸權、威權、極權的政權,控制人民的其中一個手段就是控制人的「所見」,進而控制人的思想:「這種行為在所有的法西斯政權皆是如此。」他指中聯辦藉其他公司之名控制香港書店出版業,已違反《基本法》第22條,「中共所有省市政府皆不能染指或是干預香港特區內部事務,現在你試圖透過控制香港人可以看什麼書,進一步駕馭及操控香港人的思想,這不是一國兩制原本的承諾,簡直是走樣變形。」
他說中共不僅在香港,在其他西方民主國家都進行滲透,試圖操控其他國家的人民認同中共的價值觀、世界觀。他呼籲不僅港人,全世界的人皆應警惕。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近日被問到此事,則認為中聯辦介入香港出版市場,試圖控制港人的意識形態。他引用曾在三聯書店工作近8年的總編輯李昕的話說,「三聯要旗幟鮮明,要介入香港社會的政治矛盾,向港人傳達中方立場」。呂秉權質疑,好好一間書局為何要介入香港的政治矛盾?他認為三間書局並非「純書局」明顯是接受「國家任務」,由國家機構直接操控,在香港意識形態及出版領域要「做事」。
「三中商」共有52間門市,分店遍布港九新界黃金地段,更擴展到機場、鐵路站、博物館。甚至染指一向崇尚學術和出版自由的大學。呂秉權表示很多文字工作者曾反映一些較敏感題材的書籍無法在「三中商」上架,或是被放在偏僻位置。他認為,香港出版業受到這樣的壟斷,思想自由及出版自由也就無從所有,洗腦也會潛移默化。「一個書局要這樣介入香港的政治鬥爭,旗幟鮮明地去宣傳國家的政策,喉舌及國家機器的意味那麼濃,這對於我們香港的言論自由很大影響。」

事件突顯香港淪落
香港出版社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表示,中共早在六七暴動後已開始在港進行文化滲透,「三中商」各有分工,三聯主要是文化書籍出版,商務出版經濟書籍,中華主要出版古文書等。九七之後,有更多隱藏的出版社,連兒童、教科書皆有出版,除書店、出版,近幾年更組成中資發行網,在中國設有印刷廠,他形容是「一條龍」的服務。
此次《鏗鏘集》的報導引起社會極大反應,他認為主要是記者更加深入的報導震撼市民。「不是中資,不僅是紅色商人,原來是經過中聯辦管理香港出版業務,管意識形態。」至於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香港目前面對的政治氣氛,中共樣樣插手,甚至在教科書上已被滲透,如近期教科書用詞的爭議、粵語是否是母語的問題,看到中共加大影響力。
他強調這種現象出版界早已知悉,形容中聯辦在港已造成壟斷局面,不僅是在商業上,而是損害到香港言論、出版及思想自由。他直言香港在多方面已逐漸淪陷,包括法治、立法會議員素質,甚至特首和官員都奴才化,「現在比九七回歸前更差勁,由今次事件反映出來,所以我們的反應如此大」。

來源轉自:
【2018年06月01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遼寧艦重要設備被拆除 陸媒曝其兩大致命弱點


遼寧艦重要設備被拆除 陸媒曝其兩大致命弱點 圖為中共航母遼寧號。(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中共首艘航母遼寧艦自5月底進入大連船廠碼頭後,用來對空警戒的雷達已被拆除。陸媒披露,遼寧艦存在兩大致命弱點,根本不能用來作戰。
據新浪軍事6月7日報道,遼寧艦返回大連造船廠之後,已經開始進行修理和維護工作,有消息說它已經拆除對空警戒雷達,表明維護工作量應該不低。
同時,網上也傳出了遼寧艦艦島上方對空警戒雷達已被拆除的照片。
有分析認為,這意味遼寧艦將進入一個較長時期的維護保養階段。
據稱,遼寧艦的值班雷達也是「仿製品」,是中共根據俄羅斯的頂板三座標雷達仿製出來的「海鷹三座標對空警戒雷達」。
此前,據搜狐軍事4月14日披露,遼寧艦存在兩大致命弱點,根本不能用來作戰,所以北京當局把其作為科研實驗和訓練的試驗性航母。
一是,技術缺陷。報道說,該艦是在前蘇聯瓦良格號載機巡洋艦的基礎上改建的,設計很不成功,前蘇聯在航母應用思路上也嚴重脫離了航母應該擁有的本質,所以瓦良格號很多設計時造成的問題也不是中共改造時所能夠彌補的。
同時,瓦良格被運到中國前,相關方面為了防止中共續建瓦良格,對瓦良格進行了「必要的不可修復性質的技術處理」。
二是,遼寧艦的機密已洩露,很容易被對方打擊。文章說,遼寧艦沒有太多的秘密可言,這些軍艦內部具體設計機密被敵方掌握後,對方就會根據這些機密數據迅速找出該艦的弱點,並制定出有針對性的打擊方案。
遼寧艦運到中國前,已經停靠在烏克蘭多年,文章說,西方國家通過各種渠道對其設計和內部構造進行了解不是甚麼難事。
遼寧艦的前身是蘇聯庫茲涅佐夫級航艦的「瓦良格」號,1988年下水,蘇聯解體後,中共用非官方的名義、以「經營商業休閒設施」理由向烏克蘭買下,2002年拖回中國,在大連歷經長期整修,直到2012年9月才正式服役。
據悉,遼寧艦除上述兩點弱點外,還有不少其它缺陷。如它的壽命已過去多半,一般航母的壽命是50年,它已經下水30年;鋼材性能存隱患;艦載機機數少,載油載彈有限;速度嚴重滯後等。

張頓綜合報道

來源轉自:
【2018年06月09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廣州大暴雨 漏電造成多人身亡


圖為冒雨前來接孩子的家長。(影片截圖)
【記者洪寧/綜合報導】
近日,廣東省多地遭遇大暴雨,目前廣州已成澤國,不僅交通癱瘓,因公共設施漏電,造成多人觸電身亡。
澎湃新聞報導,6月8日下午,一名17歲男子在路經白雲區南雲西街靠近機場路路口過斑馬線時,疑因觸電倒在水中經搶救不治。
8日晚,又有一對母女在佛山市禪城區一公交站等候公交車時,因燈箱漏電身亡。
禪城供電局工作人員稱,造成事故的原因是購物廣場前公交站台廣告牌漏電導致,已通知路燈所停電。
有當地網民披露,漏電事故至少造成7人身亡,但官方沒有公開報導。
據報導,暴雨從6月7日晚開始,持續下了21個小時,截至8日17時,廣州廣園西路崗頭大街路口、機場高速新市路段雙向等34條路段出現水浸,部分交通斷流,廣州風景名勝白雲索道發生山體滑坡。
有廣州民眾說,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驚呆了廣州,一場大雨就把廣州交通打敗。

湖南2名小學生被洪水沖走
據澎湃網報導,受颱風「艾雲尼」影響,6月7日,湖南耒陽出現汛情,2名小學生在離家門口不遠處的一座橋邊被水沖走。
據報,2名女孩一個9歲、一個8歲,事發時由她們的爺爺從學校接回。目擊者稱,他們走到山邊,突然一堆雜草衝下來,他們3人被衝倒,掉入了水中。爺爺爬了起來,但2個孩子沒能爬起。
近日,南方多地遭遇強降雨,廣東中部及東部沿海、安徽西南部、湖南東北部等地出現暴雨、大暴雨。

來源轉自:
【2018年06月08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臉書與華為合作無害?專家揭中共陰謀


美國政府多年來一直表示華為與中共有聯繫,還窺探美國公民的資訊,並發回中國。(Getty Images)
【記者易如/報導】
繼社交媒體公司臉書承認向中國華為、聯想提供用戶資料後,美國國會開始審查谷歌和華為、小米及騰訊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專家分析中共怎樣利用西方公司的數據進行監控。
臉書同華為等中國公司的協議授予對方可獲取設備用戶和所有朋友的詳細資訊,包括工作和教育經歷、感情狀態和喜好。臉書副總裁瓦雷拉解釋稱,與華為共享的數據是保存在華為的手機而不是伺服器上。
前英特爾資深軟體工程師高木表示,臉書分享數據的動機從商業的角度考慮是為了賺錢,「可是,它跟中國的公司來分享數據,其問題和性質跟分享數據給美國的公司完全不一樣,某種程度上是分享給了中共政府,這件事情是很嚴重的。」
高木說,臉書只要把數據給了華為的手機,華為的手機完全可以選擇性地把一些數據發到它的伺服器上,「它甚至不發這個原始數據,它可以發一些衍生出來的數據。」
高木解釋,「衍生」是指數據經過加工整理,「比如,在用戶的數據裡發現一些文章,而寫這些文章的人是中共比較感興趣的那些人,華為不會完全把這些人寫的文章發出去,它只要把用戶的名字,或能夠定位用戶的資訊發到伺服器,這樣對用戶的特別的監視就足夠了。即使沒有把用戶原始的數據發出去,可是這些衍生數據同樣起到破壞作用。」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表示,美國對這件事情的重視和作為,「一方面可以減緩中共對這些軟體公司的壓力,阻止傷害繼續的擴大;另外,對出賣、洩漏客戶資料給第三方的公司加以嚴懲。」

來源轉自:
【2018年06月08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馬國叫停馬新高鐵 中共白忙了?


圖為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Photo by Ulet Ifansasti/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8年05月30日訊】
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不記得是哪位網友曾給我們留言,說「這個世界上,哪裡有共產黨,哪裡就不會好」。想想還真是有道理。只要是共產黨統治的國家,都是暴力、腐敗、貧窮等等,搞的是民不聊生。中共把中國大陸折騰個沒完,現在又開始折騰別的國家。
昨天(5月28日),剛剛上任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叫停了吉隆坡到新加坡的中資高鐵項目。而為了取消這個項目,馬來西亞寧可向新加坡支付大約1.2億美元的違約金。
為什麼要叫停呢?因為是中共和上一屆馬來西亞政府之間達成的一個協議,也就是中共與納吉布政府之間的交易,但是其中可能存在著嚴重的問題。馬哈蒂爾表示,由於經濟原因,取消造價為1100億令吉的馬新高鐵項目,因為這個項目很難為政府賺到錢。
全長350公里的馬新高鐵,有包括中國、日本、韓國和歐洲的6個投標者遞交了設計方案。台灣中央社報導,新加坡傾向於引進日本新幹線技術,但是中共動用了馬來西亞納吉布政府的影響力,所以內定由中方承建。中共如何運作的呢?
就在馬哈蒂爾取消這個高鐵項目前,新任的財政部長林冠英(Lim Guan Eng)向國民宣布,前任納吉布政府欺騙民眾,馬來西亞的負債規模並非是6870億令吉,而是超過了1.1萬億(約2700億美元)。這個令人吃驚的消息震驚了馬來西亞的國民。
而在上週,馬來西亞警方搜查了納吉布的私人住宅。新加坡《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報導,警方搜出了72箱現金(約3000萬美元)、珠寶、手錶,以及284箱名牌女包(大多為價值20萬美元的愛馬仕)。
聽起來有點像中共的官員一樣,不過真的跟中共那些落馬官員相比,納吉布這點錢財算不上什麼。當了一國總理,才撈這麼點錢,用中共官場的話說「有點太廢物了」。大家還記得媒體報導過,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的家裡搜出的錢財物品,裝滿了幾輛大卡車。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馬來西亞怎麼說也是民選政府,他貪污受賄之後,國民是不答應的。所以我們看到馬哈蒂爾領導的反對派聯盟在本月初的大選中,一舉擊敗了納吉布領導的國民陣線。
在競選的時候,馬哈蒂爾就曾經表示,一旦勝選,就會對馬來西亞近些年的中資項目仔細核查,其中就包括被他反覆提過的東海岸鐵路項目。這條長達688公里的鐵路計劃投資是140億美元,由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承建,主要資金由中國進出口銀行用貸款的形式注入。 這個項目,馬哈蒂爾曾對媒體表示,正在和中共方面重新談判,他認為這個項目會大幅度增加馬國的外債,並且其中的合約條款很奇怪。馬哈蒂爾對《金融時報》表示,他估計造價達280億美元的該項目將「不會讓我們賺到一分錢」, 「我們需要砍掉一些不必要的項目。」
馬哈蒂爾還批評由中國房地產企業碧桂園在柔佛新山斥資1000億美元建造的「森林城市」,項目的售價太高,當地沒有那麼多有錢人去買,最終只能是引來大量的外國人進來。
《德國之聲》引述分析認為,馬來西亞如果取消了馬新高鐵項目,中共至少數千萬美元的先期投入將付諸東流。也就是說,中共「走出去」的戰略再次遇到了挫折,幾千萬美元被打水漂了。
其實不僅是馬來西亞,《美國之音》報導說,中共向外擴張的項目,中共的貸款和投資也使中亞地區和巴爾幹西部國家陷入了嚴峻的債務陷阱。其中吉爾吉斯斯坦也正在調查中共貸款與當地腐敗的聯繫。
分析人士說,中共貸款不但沒能贏得民心,反而加劇了當地社會對中共的反感。一些中亞國家更擔心,中共債務的急劇上升可能使這些國家喪失主權和獨立。
如今,中共在國際上越來越被人唾棄。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中共的外交危機會越來越嚴重,因為世界已對中共越來越擔憂。中國領導人只有拋棄中共,改變現在的政治制度,重構中國的文化和價值觀才是唯一的出路。

來源轉自:
【大紀元2018年05月30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5月29日 星期二

日本發現疑似中朝船隻在海上交易


日本政府週二(5月29日)表示,一架日本海軍偵察機發現一艘疑似懸掛中國國旗的船隻,在公海上向朝鮮船隻輸送油料。(視頻截 圖)
(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日本政府週二(5月29日)表示,一架日本海軍偵察機發現一艘疑似懸掛中國國旗的船隻,在公海上向朝鮮船隻輸送油料。
綜合媒體報導,日本一架P-3型海上偵察機,發現朝鮮船隻「JI SONG 6號」與一艘疑似掛著中國國旗、船籍不明的小型船在東海的 公海上接舷。
日本外務省在一份聲明中說,兩艘船隻涉嫌從事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船對船轉運。
日本政府已經將此事通知了聯合國安理會。
日本方面發布了海上自衛隊拍攝的四張照片,其中兩張顯示兩艘彼此並排的可疑船隻,使用軟管連接起來。
日本外務省表示:「經過全面評估後,日本政府強烈懷疑,它們在進行聯合國安理會禁止的船上交易。」
這是自1月底以來,日本政府公開的最新一次朝鮮和外國註冊船隻進行的非法交易。
聯合國之前已經將朝鮮的油船列入制裁黑名單。
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包括,限制與朝鮮的能源交易,並禁止向朝鮮船隻進行海上貨物轉運,這是國際社會努力迫使平壤放棄核武器的 一部分。
日本和美國表示,制裁必須被嚴格執行才會有效果,並特別要求朝鮮的最大貿易夥伴和盟友中共加強執行聯合國制裁。
日本政府週二披露的船對船走私事件正值美朝雙方準備兩國領導人峰會的最後階段。
2017年12月29日,韓國政府證實,香港「方向永嘉號」貨船在公海上向朝鮮「三鐘2(Sam Jong 2)號」船隻轉移油品約600噸。
川普(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用大寫字母寫道:抓個正著。
川普接著說,「對中國(中共)允許石油輸往朝鮮感到非常失望。」
韓國《朝鮮日報》說,自2017年10月份至2017年末,中國船隻向朝鮮船隻輸送原油多達30次。
朝鮮通過海上交易企圖規避制裁的做法,自去年以來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川普總統說,今年要加強該地區海上偵查的力度 。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今年4月底在韓朝首腦峰會後表示,川普總統的強硬立場將國際社會帶到一起,共同施壓朝鮮,促成文金會。為支 持盟友,他宣布將派出軍機監視朝鮮相關船隻,防範朝鮮規避制裁。加拿大也表示將加入監察活動。
英國在4月初也已經派出軍艦支援地區監察任務。

來源轉自:
【責任編輯:林妍 2018年05月29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 ,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中共向世界「加強黨的領導」 遭各國圍堵


中共不正常的各種滲透,要求大陸企業及在華外企建立黨組織,引發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社會陣營以各種方式反制。圖為上海金融區。(Getty Images)
中共黨組織不僅滲透在大陸各階層中,其控制的資本還大肆收購西方高科技企業,竊取對方的智慧財產。這種不正常的滲透,早引起自由國家的警覺和憤怒。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陣營正在以各種方式反制中共。
文/古清兒
加強「黨的領導」 外企憂心
19大以來,中共要求「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並再次強調「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同時,中共強調黨在企業中的領導地位,一些合資企業將重大決策交由黨組織定奪。中共稱,「企業建立黨組織有利於促進企業內和諧的工作關係。」
長期以來,容忍共產黨在企業內部設立黨支部已成為外企在中國做生意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現實。
據報,截至2016年底,中國14.7萬家國有企業中有93.2%建立了黨組織,273萬家私人企業中有67.9%建立黨組織,10.6萬家在華外企有70%的建立了黨組織。
路透社引述知情人的話說,中共企圖在外企運營當中扮演越來越大的角色。去年7月底,十幾名歐洲在華公司高管聚集在北京,討論他們對此事的擔憂。
一名參加會議的高管告訴路透社,一些公司迫於「政治壓力」,修改跟中共國營機構合營企業的章程,允許共產黨對企業運營和投資決策擁有決定權。這名西方高管說,改變的合資協議令高管們深深擔憂。他的公司迄今抵制這個做法。
據《華爾街日報》消息,中共滲透私營企業的同時,更加強對國有上市企業的控制。去年有幾十家在香港等地上市的中國國企更改企業章程,稱董事會需要徵求企業黨委的意見。
報導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說,面對私企不斷壯大,中共的互聯網監管機構正在討論持有騰訊、微博、優酷和土豆等公司1%的股份。
中共控制企業的最主要表現是,在企業中建立層層黨委、黨支部、黨小組。香港政治評論員練乙錚教授在《紐約時報》發文指,現代中國經濟是一個共產黨與企業凝結在一起的利益集團,而不是真正受市場調控的企業。因此,中國經濟永遠不可能自由發展,而是按照黨的意志運營。
中共為何強迫外企建立黨支部?美國企業研究所國際貿易專家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曾表示:一個是政治控制,其二是探聽公司情況,其三是盜竊外國公司商業機密。
中共加強「黨的控制」,也導致在華外企紛紛撤離中國。《網路安全法》或「黨建入章」的中共政策導向,都在加劇國內外危機。

中興事件本質:都是「黨惹的禍」
中共還在國際上統戰及收買各國政要、國外媒體,進行海外間諜活動,大肆進行跨國收購,推銷「一帶一路」等等,早已引起西方國家的注意。
中共手伸得太遠,搞僵了與許多西方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關係,一場全球範圍的反共的情緒正在醞釀。今年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正在覺醒,並採取行動反制中共。
川普的經貿、外交、國安等人事,都換上了對中共強硬的鷹派。幾個月來,美國公布的三份國安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以及《核態勢評估報告》,都將中共認定為美國未來的主要對手。
更讓中共憂心的是,利益誘惑和威脅恐嚇對川普不起作用。川普甚至打出臺灣牌,從高層互訪,到敏感軍品出售,不斷突破中共一直叫嚷的「底線」。
最近發生的美國制裁中興通訊事件,一個小小的晶片擊垮了中共靠宣傳營造的「強大」幻象。從中興事件的本質上來看,「一切都是黨惹的禍」。
趙紫陽前祕書鮑彤表示,中興居然有恃無恐,恬不知恥而且得意洋洋地以其齷齪勾當得到「十三億人民支持」自居。因為這背後有中共商業部和外交部「拔刀相助,保駕護航」。
文章認為,是誰授權這個董事長盜用全國人民的名義壯膽?又是誰指派外交部和商業部沆瀣一氣吶喊助威?——這也許是中興永遠無法明說的黨國要務。這恐怕唯有領導一切的中共有本領、有資格、有責任說得清楚。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世界上許多國家,如加拿大、瑞士、丹麥、新西蘭,都沒有自己的手機晶片。但這些國家,老百姓都過得很好,也不會受到外界威脅。而中共虛假的教育宣傳,賦予中國人屈辱感,什麼都要「趕英超美」,而不是融入自由社會一道發展。因為共產體制的殘暴、欺詐本質讓自由社會不敢跟你分享一些關鍵技術。古巴、北韓受到制裁就是因為這一點。中共現在大張旗鼓「加強黨的領導」,當然惹來國際社會警覺。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中共的外交危機會越來越嚴重,因世界已對中共越來越擔憂。在西方遏制的情況下,中國要真正崛起,只能拋棄中共,改變現在的政治制度,重構中國的文化和價值觀才是出路。

來源轉自:
【特別報導 / 第581期 20180509】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當中共幫凶 港前高官身陷囹圄

【記者李玲浦/香港報導】
涉嫌替中共行賄非洲政要的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祕書長何志平,去年11月在美被捕至今近半年,每一次開審都吸引大批香港傳媒越洋採訪。何儘管使盡渾身解數,但3次申請保釋被拒,最終或難逃被重囚的命運。
68歲的何志平被控涉嫌違反《海外反腐敗法》、洗黑錢等八罪,涉案金額290萬美元。雖然保釋金額除押上香港親友的兩個物業外,還臨時增加100萬美元,總值近1,000萬美金,但仍無效。
5月17日,紐約南區聯邦法院正式拒絕何志平第三度保釋的申請。面容憔悴的何志平,離開法庭前亦望向記者席,眼神空洞。

中共因素成法官拒保證據
法官在庭上數出超過5封涉貪電郵內容,指何志平犯上嚴重罪行,面臨高達20多年的刑期;又有大量的金錢,就等同有很高潛逃風險。認為何志平有誘因以金錢換生命。法官還特別指,何志平背後的華信能源曾幫他付律師費,財產成謎,加上香港與美國的引渡條例有漏洞,潛逃風險極高,因此裁決拒絕他保釋。
何志平案件將於11月正式開審,意味著何志平將要在紐約大都會懲教中心再囚半年。何志平太太胡慧中自丈夫被囚後,至今沒有現身,而上次開審時,曾來旁聽的華信高層劉亞東也沒有露面。何被囚後,香港政商界紛紛與其切割,以致為他寫求情信的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位校友。
對於曾經是眼科名醫、政府高官的何志平,何以落得如此田地,香港政商界均有很多議論。翻查其起家史和政治路線,或許有些徵兆。

由董建華提拔 曾拒法輪功租場地
何志平1984年由外國返港後任醫科教授,報導指他一心想要討好中共,經常到中國會診,1989年為中共港澳辦前主任姬鵬飛治療白內障,和中共高層關係日漸密切。1993年當上全國政協委員,之後更成特區籌委會及選委會委員。董建華上台後,他轉投董陣營,2001年為董建華競逐連任助選,換來他2002年執掌重要部門民政事務局。
董建華有「江握手」之稱(江澤民親自欽點),上任後即密切配合江澤民在港打壓法輪功。在何志平上台前後,外界發現康文署對申請團體加強政治審查,特別是針對法輪功及民主派團體,租場越來越困難。法輪功學員當年透露,向康文署提出逾70次的租用場地申請,每次均被拒絕。
何志平任內還致力推動國民「洗腦」教育,目前在電視台每天固定時段播放的《心繫家國》短片,以中共國歌為主題音樂,正是他任內落實的措施之一。
他在2007年卸去官職後,全力為中共做事。2010年他還創立「香港中華文化學院」,幫助中共在海外搞統戰。「中華文化學院」和「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屬「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由中共統戰部親自批准設立,屬中共負責海外統戰和特務工作的機構。

來源轉自:
【2018年05月26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